針對戒網癮機構的亂象,衛生主管部門和立法機構不能失語。眼下更為迫切的問題是,應立即叫停所有非醫學機構進行的網癮治療活動。
  日前,河南鄭州博強新觀念生活培訓學校“培訓致人死亡”事件,引發公眾關註。據悉,這所學校已被撤銷辦學資質,5名涉案人員被刑拘。
  根據報道,被送進特訓學校的這名女生,根本是被活活折磨而死。事發時,幾個教官強迫她做“後倒”,抬起她狠狠往地上摔,整棟宿舍樓都能聽見她的慘叫聲。當時還有一名女生僥幸逃過一劫,卻也被“訓練”成重傷。這家以戒網癮為辦學特色的培訓學校,究竟何以如此殘忍?誰給它的辦學資質?學校監管何以缺失?針對這些問題,除刑拘涉案人員外,還應展開調查,追究有關部門的責任。
  這所特訓學校的行徑令人震驚,同樣不可思議的是,這類戒網癮學校為何還能夠存在。早在2009年,衛生部就叫停了所謂網癮電擊療法。從那時候起,網癮治療中心一類機構就備受公眾質疑。從這個事例可看到,部分機構正披著培訓學校的外衣,從事缺乏法理依據和醫學證明的網癮治療活動。
  相關機構到底算是培訓學校還是治療機構,本身就存在很大問題。如果說這是一家培訓學校,就不應從事任何帶有治療性質的活動;倘若這所學校對外宣稱能夠治療網癮,首先應該獲得相關醫療資質,否則已涉嫌非法行醫。事實很明顯,這所學校既不是普通的民辦學校,也不是什麼醫療機構。
  那麼,究竟是什麼給了它打擦邊球、掛羊頭賣狗肉的膽量?
  這一方面是由於巨大利益的誘惑。據瞭解,隨著互聯網的普及,很多未成年人不當使用互聯網,而被認為患有網癮。可見,這其中存在著一個龐大的市場需求。另一方面,相關法規、醫學標準在這個問題上卻存在著嚴重缺失和空白。目前國內在醫學上對何為網癮仍無統一定義,對網癮治療更是缺乏相關醫學標準。正因如此,這才給形形色色的網癮治療機構、戒網癮學校創造出一個灰色活動地帶。
  據報道,目前全國有300多家以“幫助戒斷網癮”為主業的培訓機構。基於相關定義和醫學標準的缺失,這些機構顯然不具備醫學治療資質。再加上相關立法的空白,這些機構難免游離於監管之外。比如說,類似這種戒網癮培訓機構,究竟該由衛生部門還是教育部門來管理,就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。
  針對戒網癮機構的亂象,衛生主管部門和立法機構不能失語,而應對何為網癮進行明確定義,並對相關治療標準和行業行為加以規範。由於這些戒網癮機構大多採取限制人身自由、摧殘身心的手段進行所謂治療,眼下更為迫切的問題是,應立即叫停所有非醫學機構進行的網癮治療活動。這樣才能杜絕悲劇的再次發生。
 
創作者介紹

gf22gfqvp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